第21届大会

2018-12-22 14:45

第21届大会



  “我来自台湾,几年前移民到了南非。”黄诗雅大方地自我介绍,“今天我们南非队来训练,古巴队也能用英语交流,这样我就将他们带来了。”这样,她就当了一回“义务陪同”。

  黄诗雅这个充满诗意,让人想起“诗经”、“小雅”的名字,有什么含义吗?黄诗雅说:“估计是父母希望我很有学问吧。”没想到,她操练起击剑这一对抗激烈的交手项目来了。1997年,黄诗雅去台湾开始学习击剑,对于这一古老而又富有刺激性的项目,文雅的姑娘很痴迷。

  久在“江湖”中,黄诗雅做事也十分行侠仗义。当记者提出要给古巴队拍照时,她十分热心地找到古巴队领队,替记者张罗。她对记者说,在队中和队友相处十分融洽,并没有明显的中国人、外国人的区分。

  谈及对北京的感受,第一次来北京的黄诗雅说:“感觉北京和台湾蛮像的——夏季的气候、干净的街道,以及人文环境等等。一切看上去都蛮亲切的。”由于初次到京,黄诗雅黄诗雅说她哪里都想去看看。

  至于参加大运会的目标,黄诗雅告诉记者,压力不是很大,南非击剑队的水平并不是很高。“这次我的教练没来,由领队代替教练,感觉上有些不适应。”黄诗雅说,“但来参加大运会,可以和中国、古巴等强队交手,对自己也是一个学习的好机会。”而且只要我第一局不被淘汰就达到目标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