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麻雀》姊妹篇《惊蛰》再现视频编辑素材谍战风云致敬烽火年代的

2019-02-02 23:11

《麻雀》姊妹篇《惊蛰》再现视频编辑素材谍战风云致敬烽火年代的



  日前,人民文学奖得主、金牌编剧海飞携最新力作《惊蛰》现身南国书香节现场,向读者讲述谍战小说创作的心路历程。活动现场,海飞与作家、《广州文艺》副主编张鸿进行对谈,并与广州市民分享自己在写作与编剧中的体悟。

  《惊蛰》是热播剧《麻雀》同名小说的姊妹篇。2016年,《麻雀》播出后,引发收视热潮,仅仅网络点击量就过亿。海飞不仅是一个小说家,而且是一个剧作家。较早的小说作品有《花满朵》《花雕》《向延安》等,而《旗袍》《大西南剿匪记》《铁面歌女》《代号十三钗》《太平公主秘史》等则是其影视剧本代表作。

  《惊蛰》最早刊发于《人民文学》2017年第1期,很快就引起读者的热捧。小说中,海飞以从容而激扬的语调,繁复的故事结构和跌宕起伏的情节走向,在尖锐的民族战斗中再现了历史深处隐秘的青春记忆,激活了战火背后无数青年的热血与理想,壮志与雄心。

  《惊蛰》被称为《麻雀》的“姊妹篇”,与海飞谍战系列小说一脉相承,书写人性与信仰、牺牲与战斗。故事讲述一九四零年代的重庆和上海,主人公陈山本是一个混迹街头的“包打听”,后来为救被绑架的妹妹而卷入风起云涌的谍海漩涡,亲眼目睹爱人、亲人以身殉国,最后他孤军奋起,成为坚强的爱国战士。

  与其他谍战巨作不同的是,该书展示了在特殊年代里,以陈山为首的无名英雄们默默无闻、为祖国甘于献身的精神。作品中,海飞用生动的人物形象塑造和叙事方式唱响了爱国主义主旋律,致敬烽火年代的无名英雄,激发了民族自豪感和国家荣誉感。小说里,日常的琐碎因理想和信仰而添上了神圣的色彩,两方面的融合为读者提供了无限的、张力十足的阅读空间。曾经庸常的生活在信仰之光的照耀下,折射出了价值的光芒。

  评论家认为,海飞的作品一直不乏对民族精神的树立与弘扬,同时,他的小说从角色语言、生活习惯等细节方面打造出了鲜明的地域特色和浓郁的民俗风情,一方面淡化了谍战情景的紧张氛围,另一方面在尊重史实的基础上穿插人物活动和对白,使小说呈现的历史画面更加逼真。

  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吴义勤认为,海飞的小说既有类型文学悬念迭起、引人入胜的特点,在价值取向上又属于典型的弘扬主旋律作品。他的小说《向延安》《麻雀》《回家》等正能量、艺术性强,极大地拓展了读者的认识。

  近年来,借助于影视改编的力量,谍战小说在市场上焕发出无限活力。海飞告诉记者,以《惊蛰》改编的电视剧本也在创作中,编剧仍是自己。

  谈及小说和剧本的区别,海飞说,剧本创作是一件技术性很强的事情,有规律;而小说则更具有文学性。写小说与编剧本是两种不同的思维,具备系统文学功力的人要从事编剧工作可能会更难。但同时他强调,“好的小说故事性一定特别强,就像四大名著,它们是适合改编的。”因此,要使得小说作品能改编成影视,要有一个内核,故事性和影视元素是关键。

  如今,谍战小说在报刊和网络上的数量蔚为大观,改编成影视作品的现象也屡见不鲜。但海飞意识到,谍战片虽多,其中不少还是缺乏求新求变的意识,“出新是很难的,也很重要”。对此,他认为好看的谍战作品有两点很重要:紧凑的情节和精彩的桥段。但现在很多谍战剧拉得很长,这与影视投资的资本回收有关,但拉得过长却不能呈现复杂的故事内核,对剧作来说是一个硬伤;另一方面,精彩的桥段也很重要,要避免千人一面、情节雷同。

  海飞:写《麻雀》时已经开始构思《惊蛰》,我写小说,会进行规划,先有《古风》,后有《麻雀》,然后就写出了《惊蛰》。接下来,我会写《刺杀》三部曲,内容仍关注谍战。

  海飞:因为谍战的故事总是充满悬念,令人惊心动魄。我在创作的开始,就把故事设计成现代戏、双城谍战的情节。双城故事发生地,我选择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重庆和上海。为此我还去了重庆,做一些田野考察,收集了非常多资料,写作的过程进行得蛮顺利。

  海飞:诗歌没写好,所以就开始写小小说、写散文。有一个时期我特别热衷于写小小说,一天差不多可以写上10篇,我曾每天都发,稿费差不多慢慢跟上工资,就是这样谋生写作着,当然反过来说也代表着我对写作的热爱,它能让人产生快感,后来也是顺理成章地转到了影视行业。